《王者荣耀》尘埃落定,然而,公众号已经时日不多了

发布者:浩媒网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1-04-28

最近这个周末,大家应该都被《王者荣耀》推行最严防沉迷措施——12岁以下每天限玩一小时的策略给吓得不轻。

不过别激动,这和你几乎一点关系都木有。

毕竟,作为继陌陌、微信之后全新的“约架”社交模式,《王者荣耀》可谓功高盖主。

这不,自从人民日报微博在3月底发文批评《王者荣耀》“歪曲历史”之后,腾讯开始自我“清洗”了:腾讯将于7月4日以《王者荣耀》为试点,率先推出健康游戏防沉迷系统的“三板斧”。

《王者荣耀》到底有多火?

上到80岁的爷爷奶奶,下到三四岁的正太萝莉,几乎谁都能够有事没事开黑一把,不然哪里会有腾讯一天1.5个亿的皮肤暴利!

说《王者荣耀》是国民手游一点都不过分:

《王者荣耀》是腾讯自研的一款MOBA类游戏,基本就是《英雄联盟》的手机版,玩法类似dota手游,主要以竞技对战为主;

数据显示,截至5月最后一周,王者荣耀注册用户突破2亿,渗透率达到22.3%;

5月份,《王者荣耀》的DAU均值为5412.8万人,到6月的DAU已经突破6000万,在6000万-8000万之间,而MAU达到1.63亿人,创手游行业新纪录;

另一个显示《王者荣耀》恐怖的数据是:中国玩家每天在《王者荣耀》这一款游戏上的日均使用时长达到了97.7分钟,简直比微信平均使用时长66分钟还要多出半个小时,几乎占据整个手游行业游戏时间的8.5%-11.3%;

不过,依照我一贯不追星不打游戏的性格,今天的主题依旧不会是《王者荣耀》,毕竟它都自己主动低头了,荣耀又会剩下多少?

所以咯,今天的主题还是关于公众号衰落这件事。

在上周四有提到微信的两次大动作暴露出微信的不安;从第一阶段的“微整容”到第二阶段的“小手术”,微信已经积重难返。

接着,我们还提到了微信5个必须正视的“事实”:

1、第一波的头部大号几乎都已经“逃走”了,在微信的大生态上孵化出了自己的小生态;诸如:吴晓波频道、罗辑思维得到、李教授的百度总裁、同道大叔的3个亿套现;

2、第二波人设大号或多或少都有的资本的介入,开始跨界工作室;诸如:胡辛束咪蒙、papi酱;

3、第三波领域大号骑虎难下,被微信扼住了喉管;诸如:除咪蒙之外的24个娱乐八卦号;

4、第四波预备大号还在想方设法挖空心思追求流量

5、其他的基本就不用说了,小号是几乎没可能有流量的;

其实,不管是这5个事实,还是以上提到的“微整容”“小手术”两个阶段,它们都只是从内部曝光出微信的“孱弱”,它虽然风光无限,但已经百病缠身了。

尤其是腾讯在微信上的激活实验“小程序”、“微信指数”和“付费阅读”依旧不能带来微信的“第二春”,而“小微”的想象力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和微信没什么关系,用户很难跳出由苹果Siri、微软小冰和百度小度构建的认知模型。

而我们今天的主题,就是想从外部来看看微信目前正在面临的“严峻”考验?

第一:《王者荣耀》反客为主

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,按照腾讯的一贯作风:QQ给微信导量、微信给《王者荣耀》输血;虽然流量还是属于腾讯的,但是这左手换右手的姿势,真的没那么好看。

尤其是微信的崛起变相的导致了QQ的衰微,不管TIM因何出现,QQ“被拆分”了这是事实。

而现在寄生于朋友圈的《王者荣耀》居然在商业变现能力和用户使用时长上超过了微信,整整半个小时;用户们都去打《王者》了,谁还有时间玩微信啊。

《王者》和微信这块大概就是赚快钱和长尾之间的区别吧!

腾讯选择了《王者》,就自然丧失了“微信(微薄信任)”。

而这一次在微信封杀25组“娱乐八卦”号之后,《王者》又被“当成了出头鸟”,可从微信“过渡”到《王者》的注意力已经严重被透支了。

第二:新一轮媒体“跑马圈地”

3月29日,“咪蒙”公号粉丝数正式突破一千万。去年12月13日,“咪蒙”宣布粉丝数突破800万,截至现在,4个半月时间,增粉200万,日均增粉1.5万。

4月12日,夜听刘筱仅用了半年时间,就做出了千万级大号。

自从6月21日新华社凭借“九个字用三个编辑”的梗火了一把之后,7月2日上午,微信公众号“新华社”发布一篇题为《刚刚,10000000+!》的推文称,它们的粉丝数已突破一千万。

似乎从咪蒙之后,微信公众号对于“大号”的定义已经上升到了千万级,你只有几百万的粉丝量,还真不好拿到台面上显摆。

而对于夜听刘筱在半年时间内就完成了千万级蜕变,我们只能说音频内容对于图文简直是“降维打击”。

新华社的加入,也意味着更多的媒体、组织正在加速“跑马圈地”。

既然有微信这么好的的呼伦贝尔草原,自媒体人和媒体人越来越有组织有计划的“画地为牢”。

第三:自媒体“裹挟”用户出逃

这一点相信就不用细说了,关于《罗辑思维》罗振宇的文章已经写过不少,《从罗辑思维到得到高僧,罗振宇:比你优秀的人一定比你会作》一文中说的:

《罗辑思维》时期罗振宇脚踏几条船,迅速聚焦了大量的粉丝,还把一套“门槛越高、粉丝越铁”的社群逻辑玩的“风生水起”。

2015年底,罗振宇又开始“搞事情”,很有可能是他在准备2016《时间的朋友》跨年演讲剧本时,一不小心脑袋“开了光”。

罗振宇干脆“另起炉灶”自己在这浩瀚的自媒体时代当起了内容界的“海贼王”。

这里所说的几条船,主要是微信公众号、喜马拉雅和优酷。

虽然公众号像是罗振宇一样“反出”了微信还把“得到”做成功,成为知识付费领域“教父”的人几乎是没有;就算是估值如21个亿的吴晓波巴九零、直接从“同道大叔”人设套现3个亿的蔡跃栋、又或者是凭借公众号鸡犬升天做到百度总裁的李叫兽李靖,他们尚且还处在“裹挟”粉丝的那一步。

但是罗振宇带来的影响却是不可忽视的。

第四:知识付费离间公号作者

5月27日,国内儿童内容品牌“凯叔讲故事”宣布完成了由新东方领投,挚信资本、浙数文化(原浙报传媒)和艾瑞资本跟投的B轮9000万元融资,发布旗下主打的《凯叔西游记》全集产品。

6月6日,高晓松全新音频节目《矮大紧指北》上线蜻蜓FM,该节目以”知识的另一种姿势”为核心话题,教用户像高晓松一样做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文艺青年。

据独立IT评论人洪波(keso)6月19日在个人微信公众号透露,苹果公司收取30%“买路钱”政策影响,不但搅黄了iOS平台的公众号赞赏功能,还让开发中的公众号付费阅读功能处于实际上挂起状态。

由此可见,在罗振宇或多或少的影响之下,已经有不少大号和大咖,甚至是公众号的“边缘人士”开始“分食”知识付费的大蛋糕了。

可是偏偏心急如马化腾的微信,却在苹果30%过路税的“大剪刀”下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就算得罪了苹果iOS作者,也要把“微信付费”高高挂起。

而这也必然成为部分目标是“付费阅读”的公众号作者“逃离”微信的契机。

第五:内容平台“围剿”公众号

对于这一点,不只是知识付费“音频”类内容对于微信图文内容的降维打击;得到、喜马拉雅、知乎、分答,就算是“最后”入局的豆瓣今日头条,在内容付费方面也比微信走的更远。

虽然知乎和今日头条一度不要节操,和苹果30%的渠道税眉来眼去。

另一方面今日头条和微博(去年年初就已经放开了140字符限制)对于微信的联合绞杀:

4 月,今日头条推出“微头条”,相当于在端内内置了一个微博;

5 月,微信上线“看一看”功能,评论普遍认为这就是个朋友圈版的今日头条;

6 月,微博改版,将「热门」频道移到首页第二个 tab,这也是一个近似于头条的信息流

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做社交的加算法,靠算法的做社交。

如果这都不算“爱”,那么百家号大鱼号、网易号、搜狐号、凤凰号、一点号……争先恐后的上线,不就是为了在内容分发方面分的“一杯羹”么!

虽然更多“新参者”只能算是在“陪太子读书”,但蚂蚁咬死象啊。

第六:互联网戴着“镣铐”起舞

5月25日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《总局责令腾讯网视听节目深入整改》,据通知表述,针对腾讯公司违反国家规定传播自采自制的时政社会类视听节目、直播新闻节目、大量播放低俗节目,及腾讯微信公众号、移动客户端播放视听节目管理中存在的其他各种问题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业务司局去年至今年4月底,先后四次约谈了腾讯公司相关负责人,指出其行为已严重违反《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》相关规定,扰乱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秩序。

6月22日,“网络有害出版物及信息样本特征值共享数据库系统”正式上线,
首批加入该系统的有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、新浪网、新浪微博、今日头条、金山、奇虎360、YY直播等9家互联网企业。今后将持续扩展。

6月27日,《人民日报》官微发布文章《谁在制造谣言?我们揪出了一条黑色产业链,真相令人愤怒…》指出:微信、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已成为食品安全谣言传播的主阵地。

这一块不用多说,6月26日的一篇文章《互联网戴着镣铐起舞的下半场:互联网法院落户杭州》就可以窥的一二。

第七:互联网下半场人工智能

这个话题在6月22日的文章《张小龙的第二胎“小微”来了,就问你:怕不怕!》中也已经说的比较清楚:

其实对于微信这个国内首屈一指的移动生态,微信的使用时长和使用频率一直都高居榜首;而这带来的就是微信,哦不,是小微能够采集大量的即时数据来完善自己的数据库。

这相对于支付宝只是个工具,使用时间有限;百度又只是个搜索引擎,能采集到的数据有限;对于小微来说,微信里恰恰有这个地球上最庞大、最人性化的使用数据,如果小微能够随意抓取、分析学习,不久相当于同时采集这10亿个大脑的一切数据么?

想想,是不是细思极恐。

毕竟在微信里,你的语言习惯、使用逻辑几乎对小微不设限。

但是,如果每一个宅男都有一个随身的“小微”,这样是不是比“女朋友”来的更懂自己。

这么想,其实“小微”反倒是更有机会“进化”成我们的“生活助理”,而这恰恰也是微信连接一切的第三次世界大战。

我当时的结论是:小微其实是比“小程序”更有发展前景、更致命的“生态武器”。

虽然由于专业性问题,我对于人工智能方面的认知比较粗浅,但我相信这恰恰就是属于“小微”的想象力。

既然腾讯已经开启了“下一场互联网革命——人工智能”,公众号乃至于微信自然会被“冷处理”。

而在人工智能时代,公众号这种原始的“图文信息流”自然是第一个被淘汰的。

微信罕见的连发两个大招——定时推送、提高分成;但这也只能给微信续一秒;要知道微信的颓势是从2015年就开始诞生的。

似乎2014年的微信红包榨干了微信最后的想象力,而微信2017年三番四次的“大动作”也只是在延缓“衰老”而已。

要知道微信已经6.5岁了,就连公众号也已经有5岁的高龄了;在这个二十多岁就被称作是中年的时代,你觉得微信还有多少机会?

 

本文作者@峰少   由(浩媒传媒)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及出处!

产品推广服务:APP推广服务  广告投放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浩媒网要求所有在本网站发布的转载文章,必须事先征得原作者同意,且注明原作者姓名和文章来源,如有侵权或违法行为,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;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,其侵权或违法行为的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。

更多微博推广,抖音推广,微博推广,B站推广问题,详情请咨询客服或添加客服微信(hpz857),浩媒网提供一对一服务,免费沟通。

相关推荐
商品推荐